• 首届“阎肃杯”全国青少年音乐大赛新闻发布会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“哇!额!”我看了看日历又看看手表“七点五十了!而且今天还是我选最后一个职业的重大之日啊!我......”废话少说,我将异次元背包往床上一扔,装入逆天魔枪,恶灵巨斧,幽光利爪等等,连早饭都没吃,一个纵跳从窗户上跳下,转身往墙上一蹬,前脚着地。“满分!”一个神秘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。我转身一看,只见一记手刀朝我头部劈来,我连忙侧身,反手向袭击者头部拍去,他用右手一挡,不知从哪拿出了生化魔手,用尖刺向我腹部刺来,我见已躲不过了,暗骂一声,扯出传送器跟他互换了位置,这时我才看清了他的真面目,“切,原来是你啊!笨笨,你小子下手也忒黑了点吧!!专挑致命的地方打,幸亏我机灵,不然......对了,你打我干吗?”“额......”“还有我呢!别专跟这个跑这么快的聊!”我只见一个声音远远的飘了过来,过了好一会,曾仔那肥硕的身躯才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,“我快吧?”曾仔道。笨笨白了他一眼,说:“我晕,这还想叫快,我和你同时出发的,你也不去问问,我和光&暗中觉醒他一场架都干好了,你才来??要发表一下演讲吗说自己来了?????”曾仔看了他一眼,又看了我一眼,自尊彻底崩溃了。我们几个在闲聊了一会后就向着村长家前进,一路无语。我和笨笨一马当先,哪像那曾仔,慢吞吞慢吞吞的都可以把别人给气疯,到了村长家,笨笨打算自己进去,我拦住了他,道:“这次还是一起进去吧!我老爸说了没有一个人能得到最后的一个职业,除非是那位预言之子,而且每个去选最后一个职业的人无一是活着回来的,为这事我爸死都不让我去,害的我得从两楼跳下耶!还是一起去吧!”笨笨点点头充当默许。我后退了几步一通助跑奋力一跃,稳稳的停在了屋顶,“哇,你够牛B的,但你咋没把110给气死呢!”我低头一看,原来是曾仔这小子又在晃点我了。我从包里掏出一把匕首看都没看直接往下一扔,“靠,你小子还当真啊?????”曾仔骂道,一个侧身闪开了。算了不跟他烦了,我又拿出了一把刀子,在手上割开了一条口子,用力一挤,血顿时涌了出来,我将手按在屋顶边上的石头上{基因鉴定器},笨笨也如法炮制,至于曾仔上来就麻烦了点,还得让我们给他当人梯,弄得我两很不爽。我们通通下来,耐心等待,十分钟以后只听到一连串机械碰撞声,门上出现一条口子,一股淡淡的腐臭味顿时飘了出来,曾仔捏住了鼻子用力扇了扇“好臭!”曾仔道出了我的心声我们缓缓的走了进去,跨过齐膝的挡板,门顿时关闭,现在已没有退路,如果前面是地狱我们也只能勇敢地过去了。

    上一篇:赵季平代表文艺创作应面向生活讲好中国故事

    下一篇:谁的本领大作文600字